您好,欢迎光临2020中国自动驾驶测试验证技术创新论坛!

「观点」李骏院士:自动驾驶汽车需要新技术路线

发布日期:2020-07-26

GRCC 自动驾驶测试验证技术创新论坛 昨天 

手机阅读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核心观点

自动驾驶技术研发面临“感知不充分”、“规则不明确”及预期功能安全等难题,欧美日联合推出支撑高级别自动驾驶的交通设施ISAD规范,指导未来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发。中国应基于城市智慧化、交通智能化、驾驶规范化等基础,加速探索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汽车(SCSTSV)融合一体化的中国标准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之路。

自动驾驶汽车需要新技术路线

01 自动驾驶汽车开发面临两大挑战

研发ADV的最大挑战之一:感知、规则、安全、复杂、可靠的问题。相比较来说,如果是把机器驾驶放在原来是有人驾驶的车上去,最大的缺点就是“感知不充分”,这是人类驾驶员能够做到而目前机器驾驶做不到的。目前的ADV研发尚未找到解决“感知不充分”和“规则不明确”两大难题的技术方案。

研发ADV的另一个重大挑战——必须解决SOTIF预期功能安全问题,系统预期功能安全问题由感知层、决策层、执行层的预期功能安全问题共同构成。机器驾驶的原意是要解决人驾驶时的交通事故问题,由于机器驾驶之后又出了安全事故问题(非系统故障原因),这就是目前在全球自动驾驶最大的挑战之一,也称SOTIF预期功能安全。在自动驾驶汽车开发的时候将其避免掉,否则自动驾驶汽车又会产生新的不安全因素。

02 单车智能两条技术路线各有优势

一种是基于车载激光雷达和重地图的“饱和”感知系统。另一种是特斯拉路线,基于车载图像和“轻地图”的自动驾驶技术路线。在解决自动驾驶汽车“感知不充分”难题方面挑战大。随着人工智能对图象处理和传感系统不断的完善,感知不充分问题可以解决,但依然难以解决“规则不明确”问题。其最大的优势是便宜,能够商业化,但是该技术依然属于传统汽车“搭载上”的产品独立性设计理念范畴,也没有用赋能的概念。

03 国际自动驾驶技术路线的演变

欧美日联合推出支撑ADV的交通设施ISAD规范,用道路设施来支撑自动驾驶。

美国交通部于2019年提出高级别自动驾驶的协同技术分级CAD。认为对于L3、L4、L5这样的车需要有路侧协同,有路侧的协同、有车外的协同;美国的第2级是说清楚意图,第3级就是说车与车之间通过谈判协商路线。虽然美国还没有5G-V2X技术,但是它已经注意到未来技术路线应该往这个方向走。

全球已有初步共识,要搞基于ODD(全球通用)、ISAD(局部)与各国家交通法规融合一体化的框架,用来指导未来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发。这是我国自主OEM还没有注意到的大变化,有必要将这样的架构提到国内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路线讨论的议程上来。本次欧盟在WP29签的98协议,而中国是58协议,所以探索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之路非常有必要。

探索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创新之路

中国汽车自动驾驶主要面临三大难题:城市布局不合理、交通场景太复杂、驾驶行为不规范。

在“基于ODD/ISAD和各国家交通法规融合一体化全球框架”下构建中国标准ICV架构。加速探索中国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之路,要基于我国的法律、法规和知识产权,基于我国的场景标准、地图标准、交通标准、通信标准、安全标准来支撑中国标准的智能网联汽车。

探索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创新之路的总体思路是,基于SCSTSV一体化的中国标准智能网联汽车“3-3-2-1”发展战略。

实施三大布局:宏观布局,构建一个能够支撑融合一体化的智慧城市,包括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中观布局,构建智慧交通网络系统,包括像V2X的信息物理融合,以及RSU系统以及能够达到ISAD标准的设施;微观布局,三类汽车的开发分别应该在车辆技术层面、系统和服务层面、社会和法律层面,来实现中国标准的智能网联汽车的自主研发。

强化三大融合,“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汽车”的一体化融合。

实现两大创新,正向研发和颠覆性创新。

实现一个目标,研发出国际**水平的SCSTSV融合一体化的中国标准智能网联汽车。

文章摘自: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 | 作者:李骏 | 2020-07-24 08:00:00


相关文章

SOTIF: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和验证的挑战
自动驾驶:两种技术路线背后的产业思维
国办:统一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功能测试标准,推动结果互认




SELECTED EVENTS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我就知道你“在看”


  • 电话咨询
  • 021-2230 6692
  • 15021948198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