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2020中国自动驾驶测试验证技术创新论坛!

赫荣亮:中美自动驾驶道路测试对比引发的思考

发布日期:2020-06-07

GRCC自动驾驶测试验证技术创新论坛

2020-06-07 17:51:41

手机阅读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文/专栏作家 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赫荣亮 秦婧英

  分析美国推进自动驾驶测试的工作做法,总结形成促进国内自动驾驶测试工作的相关措施,对于实现我国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技术赶超,具有重大意义。

  自动驾驶作为颠覆人类驾驶行为的新兴科技,已进入大规模研发测试阶段,处在商业化前夜。目前,美国在测试进度、测试里程、测试开放区域等方面处于**位置,借鉴美国(尤其加州)测试申请机制、测试路网建设等做法,利用国际资源加快我国自动驾驶商业化进程,打破障碍建设自动驾驶测试便利化机制,优化企业自动驾驶路网环境,可加快推进我国汽车自动驾驶技术的进步。

  道路测试是检测自动驾驶汽车系统性能的必要环节,也是实现自动驾驶商业部署的前置条件。美国,尤其加州汇集了大批优秀的自动驾驶企业,较早地开展自动驾驶测试工作,已在测试里程、牌照数量、牌照申请机制、测试成本、测试路网丰富程度等方面形成优势。分析美国推进自动驾驶测试的工作做法,总结形成促进国内自动驾驶测试工作的相关措施,对于实现我国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技术赶超,具有重大意义。

  一、中美两国自动驾驶测试发展情况比较

  从测试里程和开放城市看,美国已大幅**,国内处于起步阶段。美国形成较为宽松的自动驾驶政策氛围,全美已有41个州允许进行自动驾驶测试,占到全国州政府数量的80%。其中,加州地区测试处于**位置,自2015年加州开展自动驾驶“脱离”测试以来,已连续四年发布测试报告。2018年共有48家企业参与“加州路测”,496台车辆累计完成测试行驶路程325.81万公里,其中,Waymo、GM Cruise行驶里程分别达203万公里和71.6万公里,比前一年增长2.6倍和2.4倍,平均每次“脱离”行驶里程分别为17846公里和8327公里,增长1倍和3.2倍。相比之下,我国自动驾驶测试主要还是大中城市,截至2019年6月末,17个城市累积发放200余张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其中,***早启动道路测试工作的北京市,牌照数量最多是67张,约是加州牌照数量的八分之一。2018年“北京路测”共有8家企业参与,54辆车累积完成测试里程15万公里,仅是加州路测里程的4.6%,其中,百度完成行驶里程14万公里,占全部企业测试里程的90%(百度也参与了2018年“加州路测”,测试里程2.9万公里)。

  图1  美国加州、中国北京自动驾驶测试基本情况

  来源:2018年加州和北京自动驾驶路测报告,赛迪智库整理,2019年8月

  从测试进度看,美国开始从公开道路测试向商业部署过渡,国内还处在开放道路测试阶段。加州自动驾驶已完成封闭测试场测试、道路测试、区域测试,目前处在商业预部署,且已有数家企业开始商业开发。截至2019年7月,已有两家企业获得自动驾驶运营牌照:一是有中国企业(东风汽车)股权投资的AutoX,成为首家获准在加州开展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公司;二是Zoox成为首家提供自动驾驶班车服务的公司。相比之下,北京在2018年2月才正式开放第一个封闭测试场,经过一年半的运营,目前处在自动驾驶开放道路测试阶段,自动驾驶测试至少比加州测试落后两个阶段(分别是开放区域测试、商业预部署)。

  在申请机制方面,加州形成较为便捷的牌照申请机制,国内申请较为繁琐。加州对申请测试车辆进行刹车、灯光、排放等方面的一般检查,提交材料一周内完成评审,发放测试许可牌照,没有实车审查环节。我国自动驾驶申请工作较为繁琐。一是申请评审流程较多。要求测试主体提交材料较多,牌照延期手续繁杂。部分城市规定测试许可牌照三个月到期后(都是临时牌照),需要递交材料重新申请,增加企业测试成本。二是申请评审时间较长。北京、上海等城市在评审阶段,设定额外的实车审查要求,北京仅完成5000公里的封闭试验需要两周时间,之后还有车辆等级场景评估、专家评审及现场演示、政府联席会议等。

  在测试路网方面,美国测试场景丰富,我国测试道路建设仍不足。美国已经完成开放区域测试,加州、凤凰城等地进入实地商业部署,测试路网更贴近实际路网,而且,美国道路测试已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真实事故案例,整体较为可靠,统计显示,2014-2018年加州处于自动驾驶模式下的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发生事故38例,除1例以外,其余事故都是人类过错责任。目前看,我国测试道路建设仍需加强。一是国内封闭测试场的容量较为紧张。我国自动驾驶厂商数量在 170 家以上,自动驾驶测试需求旺盛,但国内自动驾驶测试场建设数量不足,由于大多数城市出台的测试规范对封闭测试场地的门槛要求较高,投资额度大,难以实现快速扩张。二是公开道路测试开放区域和路段较少,自动驾驶功能测试场景有限。截至2018年末,北京自动驾驶测试道路为123公里,深圳市为124公里,上海、重庆和杭州分别为32.6公里、12.5公里和3.2公里,部分城市还限定可进行测试的天气状况以及时间段,据参与测试的企业反馈,北京123公里测试道路因修路、违章停车等,仅有35-40%的路段可用。

  美国自动驾驶技术处于全球**水平,但我国仍有一定自身优势,发展自动驾驶潜力更大,主要基于以下四点:

  第一,我国具有全国统一规范的产业制度优势。2019年4月我国发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工信部联装【2018】66号),各地跟进出台法规,仅两个月就新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91张,增幅达到80%,截止到2019年6月末,全国中国自动驾驶路测牌照200张。相比美国,我国产业政策执行效率更高,发展新兴产业意愿强烈,制度优势将激励形成良好的自动驾驶产业氛围。

  第二,我国具有全产业链优势。国内已形成从原始物料、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主机厂、出行服务商的自动驾驶全产业链,在环境感知、运算决策、执行层各环节培育一批企业,大量企业在集中攻关传感器、人工智能芯片、高精地图、深度学习算法等核心技术,其中,百度开发AI、自动驾驶技术和高精地图等软件,通过Apollo系统整合芯片、传感系统、视觉系统等硬件供应商,再赋能给车企,实现全产业链整合。

  第三,我国具有统一部署的5G通信等智能化道路基础设施优势。我国拥有全球**的5G技术,形成5G车内网、车际网和互联网互连标准,已在北京首钢园、重庆仙桃和礼嘉、浙江云栖小镇和桐乡乌镇等地进行5G车联网应用示范,其中,华为与通讯运营商深度合作,建设基于5G技术的C-V2X智能交通,全国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

  第四,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潜在市场。综合多家全球调研机构的调查,发现中国消费者比其他国家更容易接受自动驾驶(2019年5月,法国凯捷研究院发布全球调查结果,53%的中国受访者表示,未来五年自动驾驶汽车将成为他们的**交通工具,比美国受访者高出17个百分点)。波士顿咨询公司预计,到2035年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销量300万辆,占到全球自动驾驶汽车销量的四分之一。

  二、我国应借鉴美国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做法,加快我国技术发展

  (一)借鉴吸收、引资引智、对外投资相互结合,利用国际资源加快我国自动驾驶商业化进程

  一是有针对性借鉴和吸收国际先进自动驾驶测试成果。我国企业已深度参与国外测试,例如,百度、小马智行等11家总部位于中国的企业参与了2018年美国“加州路测”,占参与加州路测企业数量的23%。我国应制度创新,组织行业专家研究接轨政策,通过评议机制等办法,对在国外测试中表现优秀的测试成果进行确认,吸引企业到国内进行自动驾驶测试,既可节省测试资金和时间成本,又大幅加快我国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进程。

  二是将“引智”和引资相结合,重点引进国际先进自动驾驶企业。《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新增“智能汽车关键零部件制造及研发”,将“传感器、车载芯片、定位和地图技术、……测试基础数据库建设”等26个环节作为引进外资的重要方向,建议各地依托国际知名自动驾驶城市测试结果(主要是美国、德国、瑞典、日本),积极引进全球**自动驾驶企业,出台引资配套措施,例如进口自用设备免征关税、优先供应土地且可享受30%土地出让金优惠、企业所得税优惠等,引进自动驾驶技术的关键环节,实现强链和补链。

  三是扶持企业投资和并购海外自动驾驶企业。我国已有多家企业在海外投资和收购自动驾驶技术公司,例如4月东风汽车领投美国硅谷无人驾驶技术公司AutoX,双方合作研发无人驾驶商用车,我国应出台对外投资的便利化政策,扶持企业对国外自动驾驶资源的投资和布局,提升我国汽车的智能化水平。

  (二)简化申报手续、完善标准体系、建立互认机制,打破障碍建设自动驾驶测试便利化机制

  一是简化测试牌照申报手续。借鉴加州做法,尽快出台路测申请、检查、评审等方面的便利化措施,简化企业申报材料、压缩申报时间;可延长临时牌照有效期至一年以上,并简化临时牌照延期手续;实施实车审查“豁免制度”改革,对于在国内外测试场地已积累一定测试里程和信誉良好的企业,可由企业签订承诺声明,免除实车审查环节。

  二是加快智能网联汽车标准化工作。目前国内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成熟的关于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评价体系,我国应在仿真测试、封闭测试,开放测试、示范运营等方面形成建设技术指南,并加快车联网产业、C-V2X(基于蜂窝网络的车联网技术)等标准体系建设指南,开展标准体系建设工作总结和绩效评估,持续优化完善标准体系。

  三是建立跨地区测试准入互认机制。企业在不同城市展开自动驾驶道测试,需从封闭测试场环节开始(广州已部分认可其他地区的测试报告),按照各城市要求重新申请,我国应规范测试方法和评价标准等,实现不同场地测试证明等材料互认,打破“孤岛”现象,建立协同机制,有效提高测试效率,降低企业支出。

  (三)加快场地建设、降低测试成本、丰富测试场景,助力企业进一步优化自动驾驶路网环境

  一是加快测试场地建设。支持各地建设封闭测试场,及时认证国家或省市级封闭测试基地,提升各地省市级示范区的测试能力,及时选拔合格基地将其列入进入国家示范区。

  二是降低企业测试成本。改革工作方法,例如,封闭测试场在一个时段只能给一家企业使用,封闭测试需要“包场”,造成测试场地大多数场景处于闲置状态,应改革相关措施,在保证安全前提下,允许多家企业按照测试环节有序入场测试,减少企业场地使用费用负担。

  三是进一步丰富开放道路和区域的测试场景。重点在机场、港口、矿区、工业园区和旅游景区等相对封闭的区域,建立自动驾驶示范应用项目;针对出租车、班车等自动驾驶商业需求较高的场景,加快研究和试点场景的可实现性;完善高速公路测试场景,总结阳泉市政府与百度在五孟高速阳泉段开展的自动驾驶高速公路测试的探索实践,建立自动驾驶高速公路测试体系,加快促进商业应用,尤其是促进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开车编队等较为容易实现商业落地的应用。

  (本文作者介绍:赛迪智库新能源汽车分析师、高级经济师)


责任编辑:潘翘楚





相关文章

自动驾驶汽车自动紧急避撞测试与评价方法研究
Yandex公布旗下第四代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消息
新专利显示苹果自动驾驶技术将融合多个传感器数据 做出更明智的驾驶决策






SELECTED EVENTS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 电话咨询
  • 021-2230 6692
  • 15021948198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