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2019中国自动驾驶验证测试技术创新论坛!

特斯拉AI芯片负责人「跳槽」英特尔,要开发世界最好的硅产品

发布日期:2018-05-02

失去这位大牛,似乎是注定的。对特斯拉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撰写 | 微胖

4 月 25 日,是传奇芯片设计师 Jim Keller 在特斯拉的**一天。

特斯拉在 2016 年从 AMD 挖来 Keller 到失去他的两年时间,正好是芯片设计通常所需时间。( 2012 年,他在 AMD 工作,2015 年离职)

或许可以推测,Keller 是在解决了一些基础性问题,并搭建好一个由芯片架构师和其他微处理器专家组成的强大团队后,才放手离开。

特斯拉随后在公开声明中也部分证实了这一点:

公司将与 Keller 帮助组建的团队一起开发自己的芯片——「我们计划大幅增加我们在该领域的投资,同时在我们所在的***领导团队的基础上再接再励。」

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两年多的 Pete Bannon 将接管特斯拉自动驾驶硬件团队。

Bannon 是 keller 在苹果的同事,也是 Keller 加入特斯拉后带来的许多芯片设计师之一。

「自 1984 年以来,Pete 一直在构建处理器、领导苹果 A5 芯片的开发,持续开发到 A9 芯片。 在加入苹果之前,他曾是 PA Semi 架构和验证的副总裁。」特斯拉在公开声明中介绍道。

而公司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视觉主管 Andrej Karpathy 接管了部分过去由 Keller 负责的内容,全面负责所有软件方面工作。

屋漏偏逢连夜雨

特斯拉可谓麻烦不断。

Model 3 的量产问题已经迫使马斯克亲自上阵督导,直接睡在办公室了。

而上个月,特斯拉车主在加利福尼亚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致命车祸,公司被迫为自己的自动驾驶系统辩护。事故调查过程中,因信息披露问题,又与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交恶。

众所周知,安全性对自动驾驶汽车来说,至关重要。特斯拉坚决不使用激光雷达,而倚重毫米波雷达和摄像头的方案,加重了对深度学习的依赖,进而也对当前通用芯片方案提出了巨大挑战。

Keller 曾公开表示,特斯拉不得不自己研发芯片的关键问题在于,市场上没有一款芯片可以满足特斯拉的传感器,也无法达到自动驾驶汽车对可靠性的要求。

「如果能够设计自己想要的产品,事情会变得更好。」Keller 曾说。

而马斯克也曾公开表示,这种芯片的处理能力将有助于 Autopilot 减少更多的交通事故,

「安装了这种芯片的自动驾驶汽车安全系数是人类驾驶的 10 倍。」

除了安全问题,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典型代表,能耗也是特斯拉要考虑的问题。

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工程师计算过,他们研制的芯片性能可以达到目前的产品的功能,而价格和消耗的电量只有目前产品的十分之一。

芯片项目反映了马斯克对 Autopilot 具有很高的期待,以及在自动驾驶项目上的野心:摆脱对英伟达的依赖,增加自己在垂直领域的竞争力。

不过与此同时,马斯克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阻止公司的**管理人员不断外流。

Keller 的离开,已经是公司自动驾驶部门的第三次重大人事变动。

2017 年 1 月,苹果编程语言 Swift 主要创始人 Chris Lattner 加入特斯拉,短暂地担任了自动驾驶副总裁,于六月离职。

接着,AutoPilot 项目主管 Sterling Anderson 也离开公司,成立了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

除了自动驾驶部门的高层变动频繁,最近,特斯拉离职的高管还包括前全球销售和服务总裁 Jon McNeill,他于今年 2 月份加入 Lyft。 今年 3 月,特斯拉证实其两位**财务主管也已经离开。

英特尔的诱惑

毫无疑问,失去 Keller 这样的人物,是特斯拉的巨大损失。

不过,这或许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因为 Keller 的核心热情一直是微处理器工程。

Keller 曾在苹果、AMD 以及传奇计算**公司 Digital Equipment 工作过。在 x86 和基于 ARM 的微拱门设计方面有着二十多年的经验,在一系列平台上进行过芯片设计,包括 PC、服务器、移动设备和汽车。

而在个人电脑微处理器领域,Keller 声名尤为显赫。

他负责 AMD 的 K7 和 K8 架构(**成为 Athlon 64 ),成就了 AMD 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直接与英特尔竞争的回合。为苹果效力几年后,他又回到 AMD 成为 Zen **架构师,这个架构也成为 AMD ** Ryzen CPU的基石。

Keller 重回**领域的期望,和英特尔解决问题的决心不谋而合。

过去十年间,英特尔似乎有一种「非本处发明( not invent here )」的思维方式。英特尔没有积极保证自己在 CPU 领域主导地位,曾经的主要竞争对手正在接近他们,并撼动由自己主导的市场。

另一方面,摩尔定律正在失灵, 如果这一优势消失,英特尔将不得不想出另一个战略来取得成功。

现在,英特尔似乎终于意识到,当芯片制造受到冲击时,设计才是真正重要的。制造技术可以给任何芯片带来巨大优势,但是,一个伟大的设计并不必依赖尖端工艺技术上的竞争力。

Raja Koduri 离开 AMD,加入英特尔,并在很短时间内,在这个庞大而略显官僚气的机构中获得了相当大的权力。

现在,Raja 主要负责 GPU 和 CPU 方面的设计研发。最近,2000 名英特尔软件工程师在他的领导下,为他的 GPU 开发软件。

接着,Raja 说服 Keller 加入英特尔,帮助处理似乎已经停滞的 CPU 开发工作。同时,他们也很可能正在更加密切关注着ARM 主导的移动市场。

对于 Keller 的加入,英特尔表示,

「随着进入异构处理和架构的世界,我们已经开始采取令人兴奋的举措,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构建硅的方式。 Jim 的加入我们将有助于加速这种转变。」

目前,Keller 为公司的**副总裁,负责芯片系统开发和集成。

「 我毕生的热情一直是开发世界上**的硅产品。」

这也是 Keller 离开特斯拉的那份声明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

至于特斯拉何时能用上自主研制的芯片,仍然是一个谜。

公司一直未曾透露研制芯片所遇到的问题,也没有给出一个具体时间表。


  • 电话咨询
  • 021-2230 6692
  • 15021948198
None